Sharon ~~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大女人碎碎念
  • 402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不結婚,好嗎?」......舊書回味

內容試閱........

這是我第一次進到他的房間。

淺米色的房間,棕色的衣櫥,DIY木地板,綠色格子窗簾,淡藍色直線條床單,海豚圖樣枕頭套,木黃色桌椅,以及一本白色的日記。
「我們不結婚,好嗎?
這是那本日記封面上唯一的一行字,用他最喜歡的紫色水性筆寫的,旁邊還畫了個小腳印,塗成黑色的小腳印。
19991211號,我愛上了他。
其實,我跟他不常見面,我在高雄念書,而他在台中,我們之間常有著大約200公里的距離隔開著,雖然200公里的距離很容易就可以縮短,但因為他的一些....算症頭吧!我們見面的機會變得少之又少。
他坐車會暈車,坐飛機會暈機,只有騎機車時比較正常點。
我的朋友都問我說: 妳這樣不是太辛苦了嗎?
是的!在他們看來我是很辛苦,我家住台北,我一個人到高雄念書,我只能利用放假的時候坐長途車到台中找他,而他從來不曾主動找過我,就因為他坐車會暈車,坐飛機會暈機。
他在高中的時候,父母親離婚了,監護權由父親取得,但也在同一年,他父親在工地裡的23樓摔了下來,當場死亡。他開始半工半讀,也搬離原來房租較貴的住處,到了我家。
那一年,他才17歲。
他一個月付我媽4500元的房租,住在我家四樓那間有陽台的房間裡,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年是1997年,香港回歸大陸的那一年,他搬進來的第一天,剛好是我的生日,920號。
而我跟他的故事,也從那一天開始。
+ + + + +
『喂!這裡有個蛋糕給你吃!今天我生日!』我敲著他房門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蛋糕!」他沒開門
『這是我媽叫我拿給你的!你不吃也該開個門說話吧!』他怪沒禮貌的
「不!我不喜歡別人看到我的房間!」他說著,一樣沒開門
『你..!』我有點火了『算了!不吃拉倒!
我拿著蛋糕就往樓梯走去
「謝了!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聲音從房間裡傳來
我踩下樓梯的腳步因為他這一句話而停止,心裡燃起莫名之火
『喔!是嗎?那謝了!我不喜歡陌生人住在我家!』我開始受不了他的語氣
「我叫林翰聰,雙木林,翰海的翰,聰明的聰!這樣就不是陌生人了吧!」他說
他的每一句話好像都是那麼理直氣壯,頂得我是惱羞成怒了。
「那妳呢?妳叫什麼名字啊?」他問,一樣問得那麼理直氣壯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走回他房門
「因為我不喜歡住陌生人家啊!」他說
我的天啊!這傢伙哪來的啊?哪一族的原住民啊?他每天拿銼刀磨牙齒嗎?
『那就別住啊!』我火真的大了!
「妳是處女座的?」他問,似乎感覺不到我的火氣都上來了
『你怎麼知道?』我訝異著
「因為妳剛剛說妳今天生日啊!920號,是處女座對吧!
!?我突然發現我的智商變低了,一路被他壓著打,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那怎樣?你對處女座有什麼意見嗎?
我在心裡盤算著,如果他說出他不喜歡處女座的話,我馬上把蛋糕往他房門砸去。
「沒啊!我又沒說什麼!我只是想跟妳說生日快樂!
我手上的蛋糕差點走火,下巴差點垂到地板上。
『你說什麼?』我貼進房門
「我說,生日快樂!!」他又說了一次
這次他的語氣跟前面的語氣大不相同,變得好輕,好溫柔,我發現他的聲音很好聽
《馨慧啊!下來吃生日麵線囉!》媽媽在樓下叫著
『喔!我馬上下來!』我應著,拉高嗓子。
「妳叫ㄒㄧㄣㄏㄨㄟ' ?」他在房裡問著,那該死的門還是沒開
『不行啊?』我火氣還沒消呢!
「哪個ㄒㄧㄣ?哪個ㄏㄨㄟ' ?」他又問
『為什麼要告訴你?
「不說拉倒!我不喜歡逼別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他那該死的理直氣壯的口氣又出現了
《馨慧啊!順便叫林同學一起下來吃啊!》媽媽又在樓下喊著
『聽到了吧!林同學,我媽叫你下去吃壽麵啦!』我不耐煩的跟這傢伙說話超過3分鐘的話,可能會吐血。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麵線!」他又來了
『哼!懶得理你了!不吃拉倒!』我往樓下走去
「謝啦!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聲音又從房間裡傳來
該死。真是該死。
他搬進我家的那天晚上,沒有出過房門一步,所以我也沒看到他,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記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生日過後第三天了。
《馨慧呀!林同學跟妳同年喔!人家很乖的!》媽媽織著毛線衣
《他一個人半工半讀,在加油站打工,晚上還要去上課,妳可要多學學人家!
『學他?...妳有沒有發燒啊?』我不可置否的,還伸手摸摸媽媽的額頭
『他哪裡乖啦?說話怪沒禮貌的!!
《那是妳太恰了,收歛收斂一下自己的脾氣!》媽媽說
『我太恰?不會吧!?我的溫柔是中山女出名的...
《的糟糕...》媽媽打斷我的話,還幫我接下去
《妳自己說,弟弟他一年跟妳說幾句話?》媽媽開始訓話了。
『那是他還小,脾氣差,而且思想幼稚,當然跟我沒話講啊!』我強力反駁
《是嗎?那他跟妳大表姐怎麼那麼好?》媽媽瞄了我一眼
『那是大表姐受得了他啊!大表姐脾氣好啊!』我摘了顆葡萄往嘴裡塞
《那不叫脾氣好!那叫溫柔!》媽媽又瞄了我一眼
《之所以幫妳換個名字就是希望妳能有康乃馨的特質,溫柔賢慧。》媽媽放下毛線球
《結果還是沒什麼路用!》她無奈的搖搖頭
『本來的名字還不錯啊!是妳自己要換的,我又沒叫妳換。』我又摘了顆葡萄
這時門被打開了,那個該死的傢伙回來了,「伯母,我回來了!
他邊說邊關上門,我看到他的書包上寫著"開南商工"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
【哇!有葡萄耶!誰買的?】我弟從樓上走下來,看到我面前這一串葡萄
『我買的!要吃付錢!』我指著葡萄說,但我的餘光卻瞄向他,林翰聰。
我承認,我對他的第一印象真的很不好,如果只是說過話而沒見過面來說的話。但我現在更應該承認,我對他的印象徹底的改觀。
他坐在門口旁的穿鞋椅上,慢條斯理的解開鞋帶,很整齊的把鞋帶""起來,我第一次看到人可以把鞋帶折成那樣,然後,他在書包裡拿出一包面紙,抽出一張來,開始擦鞋底邊緣,再擦鞋面,那雙鞋子看起來真的很亮麗。然後他把折好的鞋帶塞進鞋子裡,在鞋面上吹了兩口氣,擺進那個...........那個我現在才發現的新鞋架..?!
接下來更扯!
他坐回穿鞋椅,慢條斯理的把襪子脫下來,那是一條白色的襪子,沒有任何花樣,就是全部白色的。我看不見任何一絲髒掉的地方。他先拿起一隻襪子,先把它拉撐,然後開始捏線,你一定不相信對不對? 但他真的捏出一條像是新買回家的襪子那種一樣的線,襪子也很聽話,像是飛利浦之後,一片平坦一樣。然後他拿起另一隻襪子,做出一樣的事,看得我是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他提起那兩隻被""過的襪子,轉身往樓梯走去。
我真的對他徹底的改觀,從來沒看過男孩子這麼龜毛的!
但這次的改觀並沒有改得好一點,因為他一樣討厭!
《阿聰啊!來吃葡萄啊!》媽媽對他說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葡萄!」他的口氣跟3天前完全一樣。
他逕自往樓上走,在這同時,我跟他四目相接,那眼神像是... 像是....  像是在對我說:
「謝了!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姐,妳發花癡啊?】我弟弟在我面前揮了兩下手。
『趙家偉,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我瞪著他
《女孩子家要溫柔,才剛說過妳就忘了!》我媽媽又瞄了我一眼
【媽,她如果會寫溫柔這兩個字,明天太陽就不會出來了啦!】家偉說
『趙家偉,你皮癢嗎?』我摘了顆葡萄,白了我弟一眼
【好男不跟女鬥,我要去睡覺了!】我弟順手拔了顆葡萄,轉身往樓梯走去
『我也要去睡覺了!』我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馨慧啊!拿葡萄上去請林同學吃啊!》媽媽說
『他剛剛不是說不喜歡吃嗎?幹嘛還要拿給他?
《人家是客氣!快拿上去!》媽媽也摘了顆葡萄
『妳不知道上次我拿蛋糕給他,他有多沒禮貌啊?』我跺著腳
《那不叫沒禮貌!那叫客氣!快點拿上去!
我不情願的拿著葡萄,"我買的葡萄",不情願的走到四樓
『喂!林同學!我媽叫我拿葡萄給你吃!』我連門都不屑敲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葡萄!」這該死的傢伙一樣沒開門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這葡萄是我買的!我也不想讓你吃!』我拿著葡萄往樓梯走
「喔!那謝了!我不喜歡吃別人買的東西!」他一樣那種惹人厭的口氣
『懶得跟你鬥!我要去睡覺了!』我邊下樓梯邊說
「嗯!謝了!我念書的時候不喜歡別人吵!
他的聲音從房裡傳來,還是那該死的口氣!
我發誓,我趙馨慧這輩子如果還會拿東西給林翰聰吃的話,那林翰聰一定拉肚子拉到脫腸!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我提著葡萄回到房間,口中還拼命念著。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